电位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位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1955年毛泽东谈中日关系孙子一代总会好起来的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2:09:51 阅读: 来源:电位器厂家

1955年毛泽东谈中日关系:孙子一代总会好起来的

【核心提示】“不要急,慢 慢来。中日关系中还有与美国的关系问题,美国不和我们合作,反对我们,所以也不喜欢日本和我们合作。中国希望同日本建立正常关系,也希望同世 界各国,包括美国在内,建立正常的友好关系。中美两国人民是友好的,只是政府的关系不好。我上‘西天’以后,我们的儿子一代可能好;再不好,孙子一代总会 好起来的!”

本文摘自《纵横》2009年第3期,作者:王俊彦,原题:《毛泽东与访华的日本朋友》

中日是两个伟大的民族

处理好中日关系,不仅有利于中日两国人民,也有助于维护亚洲和世界的和平。从这一大局出发,为了打开中日关系的僵局,20世纪50年代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决定对日本开展“民间外交”。

1955年10月,以上林山荣吉为首的日本国会议员访华团来到北京,提出尽早释放日本战犯问题,毛泽东15日在中南海会见时作了回答。毛泽东操着浓 重的湖南口音开始就说:“热烈地欢迎你们,我们都属于同一人种。”翻译刘德有听不大懂湖南话,在慌乱中把“人种”翻译成了“民族”。周总理发现后马上予以 纠正说:“不是‘民族’,而是‘人种’。”

刘德有更加紧张起来,廖承志看到这一情景,立即坐到毛泽东身旁,微笑着说:“我来,我来!”自告奋勇地担任起这场重要会见的翻译。

毛泽东对日本国会议员访华团说:“热烈地欢迎你们。我们都属于有色人种。有色人种是被人家看不起的,最大的‘缺点’就是有色。有些人喜欢有色金属而 不喜欢有色人种。据我看,有色人种相当像有色金属。有色金属是贵重的金属,有色人种至少与白色人种同等重要。有色人种同白色人种一样都是人,都是第一类, 不是第二类。第二类是动物,不是人。世界上所有的人,不管他是什么肤色,都是平等的。我们两个民族现在是平等了,是两个伟大的民族。”

毛泽东在对日本问题进行深入研究的基础上,对日本民族给予极高的评价:“你们这个民族是个很好的民族,日本人,谁要想欺侮他们,我看是不容易的。你们现在有很多地方比我们高明,你们是工业化的国家,而我们现在还是农业国,我们正在努力。”

接着,毛泽东以幽默的口吻,从中国传统的待客之道说起:

“客人来看主人,是客人看得起主人,做主人的应该感谢客人。 今天来的客人是我们的邻舍,左邻右舍,是很接近的一个邻舍。日本朋友到中国来,从你们日本家里到我们家里来看一看,我们应该感谢。以后我们要多来往,世界 上没有只有一方面感谢另一方面的事情。如果只有一方面感谢另一方面的事情,那就不好了。互相有好处,互相有帮助,互相感谢。”

友好的东方待客之道,亲切的迎宾之礼,立刻拉近了日本议员与中国领袖相互间的距离,毛泽东看有些日本议员仍然有紧张情绪,就幽默地予以解释说:

“我们之间是没有什么紧张的,你们感觉怎么样?也许你们没有 来中国的时候,觉得中国是共产党国家,而共产党这个事情,有人说好,有人说坏,也许脑子里面会有一些紧张。中国对你们是不是有礼貌?是不是欢迎你们?是不 是对你们提出许多责难?我想,也许你们没有来的时候是这样想的。”

日本议员联系到十几天来的访华情况,觉得毛泽东所说丝毫不差,一个个脸上露出了笑容,都欢迎毛泽东向前看的提议:

“我们对你们没有提出什么苛刻的条件,没有什么可紧张的。不 要那么紧张,紧张了不好过日子,还是缓和国际紧张局势好。再说,我们之间的社会制度虽然并不一致,但这个不一致并不妨害我们相互的尊重和友谊。过去的老账 并不妨害我们,今天的制度的不同也不妨害我们。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主要是将来的问题。”

日本议员很爱听毛泽东这些话,觉得毛泽东的确不像蒋介石与美国人宣传得那么青面獠牙,狰狞可怖。

日本议员又当场直接提出释放日本战犯问题,毛泽东极其明确地回答说:

“战犯问题提得早了一点,把正常的外交关系恢复了,就尽可能争取迅速解决这个问题。这道理很简单,我们并不需要扣留这批战犯。扣留他们有什么好处呢?你们把恢复中日关系放在第一条,这是很好的。根据人民的利益,应尽早建立正常的外交关系。”

“我们更愿意见到右派人士”

日本前陆军中将远藤三郎1955年11月随前首相片山哲访华,经廖承志斡旋安排,毛泽东、周恩来先后会见片山哲一行时,毛泽东注意到有日本旧军人陆军中将远藤三郎参加,在与他握手时,邀请他可以单独率领一个旧军人代表团来访,特别强调说:“比起那些左派人士,我们更愿见到右派人士,特别是远藤先生这样的军人。”

1956年9月4日,毛泽东接受廖承志的建议,接见日本旧军人代表团全体成员。廖承志引导日本客人整齐严肃地走进接见厅,毛泽东等人已在那里等候,一一握手后请他们坐下,毛泽东开场第一句就是:“虽然过去你们和我们打过仗,但一切愿意再来中国看看的旧军人我们都欢迎。”

毛泽东还风趣地说:“你们也是我们的先生,我们要感谢你们,正是你们打了这一仗,教育了中国人民,把一盘散沙的中国人民打得团结起来了。”

赵安博的翻译刚落音,宾主都被毛泽东的幽默言谈逗得开心地笑了起来,气氛马上缓和了下来。

“总会好起来的”

1956年10月6日下午,毛泽东来到日本商品展览会的会场,中日双方负责展览会工作的领导人事先毫无所知——毛泽东是在送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归 国,由北京西苑机场回市内的途中临时决定参观展览会的。这让日本参展人员惊喜得不知所措。人们自动地排成人墙,热烈欢迎毛泽东的到来。

日本展览团总裁村田省藏、展览团成员宿谷荣一赶忙出迎,热情接待。村田省藏代鸠山一郎首相问候毛泽东,毛泽东表示感谢,请村田回国后向鸠山一郎首相问候。当村田说他为中日没有邦交很着急时,毛泽东含笑说:

“不要急,慢慢来。中日关系中还有与美国的关系问题,美国不 和我们合作,反对我们,所以也不喜欢日本和我们合作。中国希望同日本建立正常关系,也希望同世界各国,包括美国在内,建立正常的友好关系。中美两国人民是 友好的,只是政府的关系不好。我上‘西天’以后,我们的儿子一代可能好;再不好,孙子一代总会好起来的!”

村田省藏送给毛泽东两台日本半导体收音机,并说第二台是送给夫人的。毛泽东风趣地说:“这不是多了吗?谢谢!”

村田省藏请毛泽东题词,毛泽东欣然在贵宾题词簿上挥笔写道:“看了日本展览会,觉得很好,祝日本人民成功!”

一首鲁迅的诗

毛泽东1961年10月7日在中南海勤政殿接见了日中友好协会会长黑田寿男、日本民间教育家代表团团长三岛一、日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安斋库治。廖承志站在门口迎接日本客人,依次向毛泽东主席介绍来访者。

毛泽东热烈称赞日本朋友说:“你们是真正的朋友……广大的日本人民都是我们真正的朋友。你们也会感到,中国人民是你们的真正朋友,朋友有真朋友,有假朋友。通过实践,可以辨别谁是真朋友,谁是假朋友。”

毛泽东用中国古语“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形象地深化这一思想,但是由于湖南口音太重,加之翻译刘德有非常紧张没有听清,廖承志看到刘德有的窘态,立即以道地的日语翻译成“同类呼友”,帮助刘德有渡过难关。

毛泽东与黑田寿男紧紧握手,又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叠宣纸,自己打开让大家看。廖承志看到这是毛泽东亲笔书写的鲁迅的一首诗:

万家墨面没蒿莱,

敢有歌吟动地哀。

心事浩茫连广宇,

于无声处听惊雷。

鲁迅诗一首毛泽东

一九六一年十月七日,书赠日本访华的朋友们

毛泽东指着这首诗说:“在中国还处在黑暗的年代,中国伟大的革命战士、文学战线的领军人鲁迅先生写了这首诗。诗的意思是在黑暗统治下,人们看到了光 明。你们这次到中国来,我们感谢你们,全体中国人民感谢你们。我没有什么送给你们,就写了这首鲁迅的诗,把它送给你们。诗共有四句,你们请赵安博先生翻译 一下。不,诗不好翻译,就请郭沫若先生翻译吧!”

黑田寿男从毛泽东手中接过珍贵礼物,表示衷心的感谢。毛泽东亲自把黑田寿男一行送到勤政殿大门外,与每个日本朋友握手告别,然后对廖承志说:“是不是发一条消息?”廖承志当即表示:“这事由我来办。”毛泽东又叮嘱廖承志说:“消息写好后,送给我看一看。”

廖承志遵嘱安排好宣传事宜后,只见黑田寿男兴冲冲地告诉他,郭沫若不但把鲁迅的诗翻译成日文并附上了日文解释,还诗兴大发步原韵写诗一首,一起交给了黑田寿男,郭沫若的诗是这样的:

迢迢一水望蓬莱,

聋者无闻剧可哀。

修竹满园春笋动,

扫除迷雾唤风雷。

“天下没有不吵架的”

毛泽东主席于1972年9月27日在中南海会见了到访的田中角荣首相、大平正芳外相与二阶堂进官房长官,双方进行了一小时友好的会谈。一见面,毛泽 东就风趣地问田中首相:“怎么样?吵架了吗?总要吵一吵,天下没有不吵架的。”田中首相说:“吵是吵了一些,但是已经基本上解决了问题。”

接着,周总理和田中首相都说,两国外长很努力。毛泽东回头指着大平外相同姬鹏飞外长,开玩笑说:“你把他打败了吧?”大平外相摇头说:“没有,我们是平等的。”

毛泽东与田中首相谈笑风生,会谈气氛十分活跃,话题从中日两国的交往史,说到两国政府间打交道解决两国关系;从国际形势谈到中、美、苏、日关系;从 中国史谈到日本的政治制度和选举;从马克思主义谈到佛教和思想文化的传播;从四书五经谈到家庭;从北京风景谈到龙井茶和茅台酒;从读书谈到毛泽东的幼年时 代。会谈结束时,毛泽东向田中首相赠送一部《楚辞》和怀素草书字帖。

拉萨托运越野车

乌鲁木齐运输轿车公司

拉萨托运私家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