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位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位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我乡间的农家小院黄山松

发布时间:2020-10-17 17:15:13 阅读: 来源:电位器厂家

我童年时的小院,虽然只有十几平方米,每年夏天母亲总是种上几棵丝瓜秧。我也曾学着母亲的样子把瓜子埋在屋檐下,那丝瓜出芽、爬蔓、开花、结瓜的情形,至今还生长在我的记忆里。

慢慢地我长大成人,家中盖了新房,小院也大了,除了蔬菜又有了花卉。及至我年过不惑,又有了一个更大的小院。

临街的院墙外是一排枣树,小院里有石榴、葡萄、柿子、竹子、忍冬、凌霄、冬青、月季、桃树、杏树、香椿等木本植物,也有萱草、玉簪、兰草、秋菊、牵牛、鸟罗、大丽花、太阳花、美人蕉等草本花卉。另外还间种瓜果蔬菜,春有菠菜、韭菜、茴香、阳沟葱,夏有茄子、辣椒、黄瓜、豆角;秋有扁豆、丝瓜、芹菜、萝卜、大白菜。为此,我曾调侃:“春有菠菜夏有葱,丝瓜扁豆结秋风。霜前搭起塑料棚,又使小院绿进冬。”“随欲所食多惬意,羡煞城里住楼翁。”我还把大洼里的蒲公英、苦苣菜移栽到了小院里。“移来大洼栽篱旁,长于小院特地香,几场春风新雨后,采与邻家共品尝。”温馨的小院成了我身心的乐园。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举家搬到了城里,然而我的心却从来没有离开过这块生了我养了我的故土。“篱边萱草绿,枝头杏花红。檐下双燕子,呢喃细雨中。”多少首诗也写不尽我对乡间的农家小院和田园的眷恋之情。星期日和其他法定节假日回老家灭草锄地,侍弄花木,摘瓜割菜是我多年来的铁律。我常常陶醉在小院的花木下和村头池塘边的那半亩责任田里,每每流连忘返。

因为小院里花木葱茏,环境优雅安静,也成了小鸟和麻雀、燕子的乐园。小鸟在葡萄架,忍冬藤里筑巢,燕子在屋檐下垒窝,麻雀在凌霄花中栖息。我的竹枝词《归家记趣》就是如实记录:两鸟在葡萄架上筑巢、育雏,独享农家小院的这份幽静。我假日归家,走进院中,两鸟惊叫不已,误以为生人闯进了它们的家中,因而戏咏一首:“两鸟惊啼葡萄架,笑对双禽作解答:知汝为护巢中雏,岂知你家是我家。”因为小院中有了这些禽类的朋友,多年来,我始终没有在小院的花草和蔬菜上打过农药。为此我曾写过这样的打油诗:“莫说小院无虫害,因有鸟雀替我捉。”

每次离家返城,我把带回的瓜菜和邻里、文友们分享时,总会骄傲地说:“这是真正的有机蔬菜,没打农药,没施化肥。”害虫有鸟雀们替我捉拿,肥料呢?正好族家的伯伯养猪,每年从他的猪场里用三轮载几车粪来,足以保证了这些花木蔬菜的肥料需求。

我曾在《春日归家有感》中这样写道:“枝头桃花寂寞红,巢边归燕对空鸣,何日再回农家院,共与花鸟笑春风”。是啊,乡间的农家小院留存了我童年的梦想,留存了我中年的欢乐,沉淀了我半生的情感追求,乡风缕缕,乡韵悠悠,乡情依依,乡思切切,乡愁戚戚,乡谊深深……岁月似水,往事如烟,唯童年的记忆,田园的眷恋,乡土的情结,永系我心,难以泯灭。我常常期盼着在我的身心得闲后,再搬回到那块埋着我衣胞的故土,回到我那乡间的农家小院。重新过“雨歇夏夜月复朗,蝉噪蛙鸣入纱窗。轻叩柴扉邻翁至,凌霄架下话农桑。”的那种诗情画意般的田园生活。更多最新三农快讯,请关注中国最大的农药信息网--中国农药第一网。

alevel经济学

新加坡alevel

ib辅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