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位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位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个男生的临终日志微电影特供版[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01:26 阅读: 来源:电位器厂家

早上,李哲按照张中平的约定来到了他家,他看了看手表:八点二十。张中平就是让他八点二十去他家找他的。绥芬河是一座盆地城市,东南高,西北矮,李哲来到了东环路附近的一片平房区,这是本市最后的一片平房区,其他地方都盖起了高楼。

李哲走到了张中平家的门前,他刚用手去敲门,门却自己开了,李哲朝屋子里看——里面一片安静,他推开门走了进去,赫然发现张中平趴在电脑桌上死了!李哲急忙拿起手机报警:“喂,110吗?我这里发现了一具尸体……”

李哲打完电话走到了张中平的旁边,虽然他知道不能破坏现场但他还是想要先观察观察,张中平的血洒了一地,右胳膊垂在空中,血就是从右手大动脉里流出来的,此时那里的血已经凝固了。李哲还发现这屋子里的门窗完好无损,窗户都是反锁的。而门虽然没有反锁但是也没有发现被强行踹开的痕迹,即使有人进入了房间里,张中平也不可能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而且他是趴在电脑桌上的,死的如此安详。所以李哲开始怀疑,张中平可能是自杀!

李哲看到张中平面前的这台电脑的qq空间打开着,页面显示着他保存好的一篇日志,上面的“我的临终日志”几个字特别显眼,李哲好奇的往下看——

当你们看到这篇日志的时候,我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一个真正属于我的世界,不要怪我无情,只因为我在这个世界已经一无所有了。

我是一个没有家教的孩子,在我三岁的时候母亲就和别的男人跑了,扔下我和爸爸,而我爸爸却是个酒鬼,每天都喝酒,他喝酒喝多了就用皮带打我,他都打坏了好几条皮带了,虽然我经常去找警察,但是警察来了就是说几句就走了,然后我爸爸就更加没命的打我,任凭我怎么哭他也不肯罢手。要不就是赌博,我们家的经济来源就靠爸爸的赌博,最终,我爸爸把家里的积蓄都输光了。后来,他把我扔到了奶奶家,奶奶是个蛮横不讲理的人,我一看到她的脸就感到害怕。

到了奶奶家我整天吃不饱饭,每天都要扫地、饭后刷碗、收拾家务,做不好就要挨打。我每天都要听她骂我,有时候爷爷也会打我,说我是野种,是我拖累了我爸爸,记得有一次,爷爷一个耳光打得我右耳朵就听不见了,后来我的右耳朵就一直听不见任何声音,我知道,我被他打聋了。我每天都超负荷的给他们干活,可他们根本不拿我当人看,稍微干得慢一点就会遭到一顿毒打,累得我每天都在课堂里昏睡过去,而我的学习也随之一落千丈。

到了初中,我转到了第三中学,有一个女生很吸引我,她叫周春霞,她很漂亮,她几乎是我们班最漂亮的一个女生。她说这个名字代表她将像春天的晚霞一样美丽。初中三年里我一直偷偷盯着她看,但是,我一直没有表白的机会,我想放学等她,偷着和她说,但是我一直都没有机会,有好几次好机会,我想告诉她我爱她,但那时我还很懵懂,本想告诉她,但还是害怕地缩回来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初中毕业,毕业前几天我奶奶就去世了,我真的好高兴,奶奶的去世让爷爷一病在床,我根本就没有去照顾他,那种受累的日子终于到头了。那天中午我们在校门口离别。这天,我看到周春霞一个人往家走,我急忙跑到她身边说:“喂……你现在回家吗?”一时间,我不知怎么回事不会说话了。她只说了一声:“嗯。”

我看到周围没人了,就告诉她:“周春霞,我想说,我喜欢你,三年了,我一直都没说。”此时我脸上汗如雨下。而她却异常的镇静,她说:“我不想这么早谈恋爱,我还要上高中,不想因为这件事影响到我的学习。”说完,她就在我眼前走了,而我却站在原地,没有去追她。

三天后,我们同学打算临走时再聚一聚。那天我来到了我们三中的门口和他们见面,我发现周春霞也来了。我们一起上了车来到了西城区的立苑山庄里,这是一座坐落在山里的一个山庄,有美食、体育器械、健身房、钓鱼池、有的在钓鱼池边上钓鱼,有的用呲水枪打水仗,我没有和他们一起打闹,我一直偷偷地看周春霞,她好像玩得很开心,那天我们在山庄里玩了整整一下午。

将近五点的时候,我跑到山上摘下一把鲜花,他们完全没顾忌到我,我摘好了花后走到了周春霞的面前说:“兄弟们,你们给我做个证,我爱周春霞,让她做我的女朋友吧!”

其他人都激动地尖叫着,然后他们喊:“周春霞,同意他吧。”

可是周春霞瞪了我一眼转身尴尬地走了,在场的所有同学都愣了!几名女同学去追她,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那天我们就这样草草地散了。

回到家我一脚踹翻了桌子,然后又扔碎了几个水杯,但是,我心里的怒火还是没有压制下去,我转过身一拳打碎了窗户的玻璃,血顺着我的手流淌了下来,我没有感到一丝的疼痛。从那以后我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了,有时候听着MP3里的《爱情复兴》听着听着我就会一把扯断耳机线,然后把MP3摔在地上猛踩几脚,还有的时候正吃着饭,突然扔起盘子把菜泼得满屋子都是。

日子久了,家里就没有了经济来源,爷爷也去世了,这个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了,为了生存,我在一家电脑公司当学徒修电脑。

当学徒每月工资只有五百元,除了吃喝也剩不了多少了。周春霞在高中上学,我心里依然放不下她,我省吃俭用省下来三百多块钱,用这三百多块钱买了一大把玫瑰花。那天午夜,我来到了她的学校门口,绥芬河只有一所高中和一所职业高中,所以找到她很容易。还没有放学我就等不及了,我手捧着玫瑰花焦急地左右打转。

不一会,学校放学了,一群学生从我身边走过,我仔细地寻找人群中的她,他们看着我手里拿着玫瑰花都偷偷地议论着,我能听清,他们议论我很痴情,我心里得到了一丝的满足,兴许周春霞会感动。

不一会,我看见了周春霞,我急忙跑过去,她一愣!旁边的她几个同学立即跑了,边跑还边说:“周春霞,加油哦,你的男生很不错哦。”

周春霞一脸冷淡,她冷冷地说:“找我干嘛?”

我说:“这是我给你买的,收下吧,那天是我的不对。你就给我一次机会,我肯定会对你好。”周围的人都笑着看着我们,他们都认为我们现在很幸福。

她藐视地看了我一眼说:“无聊!”

她一把推开我,我手里的玫瑰花没拿住一下子掉在了地上。我看见她钻进了一辆车里,我急忙跑过去,但被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拦住了,他说:“我是周春霞的父亲,她不爱你你不应该强求。”

“可是,我真的会对她好,我敢发誓。”

“行啦!我理解你,我也相信你会对我女儿好,但是,爱情这东西不能强求,你越是追求它,它离你就越远,你应该去找一个爱你的人才对,彼此心心相印才能过好以后的日子。”

“我……可是我心里没有别人,我的心里只有她。”

“算了,我还要送我女儿回家,你先留下你的联系方式,以后咱们好好聊聊。”

我告诉了他我的工作地址,然后,他就开车送走了周春霞。学校的师生都走了,我买的那束玫瑰花早已经被那些人踩烂了,这是我省吃俭用的辛苦钱,就这么没了,看着这花我就好心疼。

后来,周春霞的父亲到公司里找过我,我们俩吃了一顿饭,他这几天一直都告诫我如何寻找自己的快乐,他有一句话说的特别有道理:爱一个人就是给她幸福,而不是占有,即使在别人身边她很幸福,那对你来说也是一种快乐,毕竟你爱的人在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他的话没有让我减轻痛苦,反而越来越颓废了。每天下班以后我都会去花样年华或芭娜娜里喝酒,有好几次我都喝吐了,吐得肠子都快吐出来了,但我还是不断地喝酒,直到喝得昏过去,有好几次我都是被警察带走的。

我的工资根本不够我花,有时候连饭都吃不上,一天午夜,我在家喝了很多酒。然后我打电话给周春霞:“喂,周春霞,你现在来东俞花园,我有事要找你。”

她说:“现在都十一点了,我不想去。”

“你就来这一次,以后我就再也不纠缠你了。”

她答应了,我又买了一把玫瑰花,早早地在东俞花园里等她,我等了很久她终于来了!我急忙跑过去说:“我求求你就给我一次机会,你说我哪点不好,我肯定改!”

“你哪里都不好,我就是不愿意和你处对象,你赶紧走吧,以后别来烦我!”

说完,周春霞转身就要走。我急忙上去拉住她的手说:“你说我哪里不好,你给我一次机会吧,我真的爱你啊……”

周春霞急忙甩我的手说:“你干什么!我要喊人了!我永远不会跟你!”可我就是不放手,终于她抬起另一只手狠狠地给了我一耳光,我愣了!她哭着说:“我永远不想再看到你!”她哭着转身就走了。这时,我心里的怒火渐渐地浮了上来,我追上去,急忙掏出兜里早已准备好的水果刀,左手捂着她的嘴,右手用刀一刀一刀地朝她捅,她拼命地想挣开我,但我死死地抓住了她,右手机械般的一下一下朝她捅,我也数不清捅了几刀,总之很多刀,渐渐地她不再挣扎了,眼睛也闭上了。

我像魔鬼附体一样看着满手的血,鲜血早已把她的衣服染红了。午夜的大街一个人也没有,我看了看四周没有人,急忙背起她往山里跑,东俞花园本来就离东山不远,我一边跑心里异常的兴奋,因为她永远是我的了,除了我谁也不能爱她!我把她埋在了山上的一处四周杂草的松软的泥土里,我用手扒开了泥土,然后把她放进泥土里,掩盖好我看了看四周没人就下山了。

从那以后,我每天晚上都在做恶梦,我梦见周春霞一脸泥土混着血飘过来,她狰狞地说:“你还我的命~你还我的命~”伸着弯曲的十指朝我抓来。我一下子就坐起来了,原来是个梦,此时我满脑袋都是汗。

有一天,她父母找到了我工作的地方,哭喊着向我要人,她母亲一见到我就给我跪下恳求我:“求求你把我女儿还给我吧……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我们就这一个女儿……”她母亲哭得很伤心,并且几乎要昏厥过去了,但我还没有告诉她周春霞已经死了。她的父亲头上已经长出了几根白发,他恶狠狠地指着我说:“你把我女儿藏到哪去了!你不把她还给我我就叫警察抓你!”

他们真的叫警察了,但是警察从我这问不出什么,二十四个小时后就把我放了。也许是我做得天衣无缝,也许是警察们的工作效率低,竟然没人知道是我杀了周春霞。

我每天早上在南环路和东环路这么跑,一边跑心里面一直流着眼泪,从南环路的三中开始跑,那是我毕业的学校,我从那里开始跑,一直跑到周春霞埋葬的地方,然后转过头,再往回跑。

我没有感觉到周春霞一直留在我身边,而是感觉她离我越来越远了,我回想起她父亲说的话:爱一个人就是给她幸福,而不是占有,即使在别人身边她很幸福,那对你来说也是一种快乐,毕竟你爱的人在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我常幻想,如果她现在还活着肯定和别的男生手牵着手在花园里散步,或者和她的同学一起开生日宴会。但是她没机会了,她的幸福都被我毁了!

这几天我一直闷闷不乐,我都不敢出屋,只要一出门就会遇见周春霞的父母,不管在哪里他们都会给我跪下向我要人:“我女儿在哪啊……你让我见她一面吧……我求求你了……我真的好想她,我们不能没有她……”她母亲还给我磕几个响头,但我没有告诉他们,无情地转身就走了。

我感到我没有得到她,而是失去了她,我每天就像行尸走肉一样活着,我没有朋友,一到冷冰冰的家里我就感到我被世界抛弃了,还是我抛弃了世界?

这天我联系上了我的同事李哲,我告诉他明天上午八点二十来我家,并且叮嘱他一定要来!千万别忘了!我打完电话拿出那把杀周春霞的水果刀,我打开了电脑,把这篇日志上传到空间里,我希望有人能看到这篇日志,周春霞就埋在东山里——从东环路最北边往山里走,一直走到分叉口,在分叉口的中间的草丛里,那里有一片没有草的空地,她就埋在那里!

我已经割开了我右手的动脉,血流了满地,我的生命快要终止了,我希望有人看到我的遗书,让我陪周春霞一起去吧。

李哲看完了这些警察也就来了,他把这篇日志交给警察看,李哲和警察按照他写的,从东环路北边的路往里走,走到分叉口中间的地方,那里果然有一片草丛,草丛中间没有草,而是光秃秃的一片,警察们用铁锹挖开那片空地,不一会,一具腐烂的女生呈现在大家的面前,警察联系了周春霞的父母,老两口急忙跑过来,一眼就认出这是他们女儿的尸体!他们当场就抱起周春霞的头撕心裂肺的哭着,哭得那样伤心,在场的警察们也都满脸悲伤,没人敢说话。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重名作者概不负责)

后记: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这是一篇专为微电影而写的文章,我的qq是646536601,如有拍摄微电影通知一声即可,本人不收任何版费

欢迎加入qq故事群:231093396,不用审批的哦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