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位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位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惊天乌龙力压整周A股

发布时间:2021-01-21 14:27:17 阅读: 来源:电位器厂家

惊天“乌龙”力压整周A股

一个错误的交易指令,引发A股“史上最大乌龙”事件,也将光大证券推上了风口浪尖。  “我已经两天没有回家了。”8月18日下午,光大证券召开新闻发布会,光大证券董事会秘书梅健一脸疲态,道出了8月16日那惊心动魄的5小时。  同日,中国证监会也通报了“乌龙”事件,并定性为“资本市场建立以来的首例极端个别事件”。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光大证券正式立案调查,根据调查结果依法作出严肃处理,及时向社会公布。  除了追责,摆在眼前最紧迫的是,如何止损?按照16日的收盘价,光大当日已损失1.94亿元。但损失的肯定不止光大一家。如果周一A股大跌,那些巨额跟风买进者怎么办?南方基金首席策略分析师杨德龙就分析,“上周五的跟风资金今天可能将集中卖出,这些资金也将对大盘以沉重打击。”  周一A股难逃大跌  “我觉得周一和周二的市场不会好。”国金证券财富管理中心分析师周建兵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当时除了72亿乌龙指买盘外,还有巨额的跟风资金进入,当时这批资金的投资者还以为是出重大利好才引发的市场大规模上涨。因此,即便管理层会对光大证券的这部分资金做冻结,但也无法控制这批跟风资金的抛盘。”  在管理层对于光大当日参与股指期货操作的处理办法上,目前也没有明确的说法。国金期货副总经理江明德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预计8月19日,股指期货市场波动不会很大。证监会通报指出核查发现事故原因为光大证券策略交易投资系统的问题后,上证所和上海证监局立即督促其采取对外公告说明情况、答复投资者询问、在故障排除前停用策略交易投资系统等措施,因此光大证券能否平仓股指期货头寸还不能明确。”  江明德进一步指出:“如果可以平仓,光大证券也不会一下子将空头头寸全部平掉,而是会竭力减少冲击成本,逐步减仓。即便光大证券一下子平掉空头头寸,光大证券的空头头寸也撬动不了现货市场。而且,无论是监管层还是交易所,对新一周市场已经做好足够准备,而且市场方面对光大期货持空单情况都已有了解,在这样的背景下,股指期货不会有很大波动。”  值得关注的是,基金在遭遇上周五的光大“乌龙指”之后,纷纷在第一时间调整了光大证券的估值。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南方基金、泰达宏利、申万菱信、大摩华鑫等均在当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对当日盘中停牌的光大证券进行估值调整。  南方基金首席策略分析师杨德龙昨日晚间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毫无疑问,“乌龙指”之后,光大证券可能今天会跌停,此外,还要等待证监会详细的处罚结果,这一重大利空市场也需要时间来消化,公募基金短期内肯定将回避这一股票。  赔偿只能光大“自愿”  “当时大盘股全部在上涨,我以为是国家队进场,才追涨买入,没想到真实的情况只是一家证券公司的乌龙操作。”股民吴鑫告诉记者他准备在周一割肉止损,“和我一样跟风买入的散户还有很多,证监会和光大证券一定要给我们一个说法。”  从期货市场来看,一位接近光大期货的人士表示,光大证券事件对股指期货交割影响很小,多空双方平稳离场,没有出现异常情况。但从法律上说,如果调查结果是故意操纵而导致的价格波动,则应该予以一定的赔偿;如果是误操作导致,并且交易所没有否定这笔操作,则未必会有赔偿。  目前,证监会已经对光大证券立案调查。但在法律界人士看来,股票和期货市场的投资者要想获赔却十分困难。  “光大证券乌龙事件,理论上股民存在获赔的可能性,但实际操作难度非常大。”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主任张远忠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首先是在举证方面,如何确定是由于光大证券的错误造成了投资者的损失,举证十分困难。此外,在错误认定方面,如果确认是操纵市场和内幕交易,国内法律对上述内容还缺乏相关的司法解释,索赔也存在难度。”  “此事件远不同于三二七国债事件与亚星客车事件。”上海新望闻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宋一欣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如查处后存在操纵股价,则有可能被行政处罚乃至刑事制裁,包括没收所得,罚款或判刑,之后方可民事赔偿。  宋一欣表示,证监会就光大证券“乌龙指”事件核查最后结果若是操作失误或计算机系统欠缺,则应督促光大证券建立补偿基金补偿受损者,甚至动用交易所风险基金,难点是难以确定受损对象,受损范围及责任范围。无论失误是否故意所为,光大证券给市场带来的后果严重,建立补偿基金很必要,证监会应予督促,仿效万福生科案。  外管不如“内治”  “乌龙”事件虽是偶然,但暴露出亟待修补的券商内部控制机制。同济大学经济学教授石建勋昨日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投资交易风险控制设置起来并不难。比如在交易程序的设定,一个交易员交易权限只有1亿,而超过10亿需要投资总监联合操作、超过100亿需要三人以上操作等,在交易权限和风险控制上都采取相应的措施,‘乌龙’想发生都难。”  石建勋说,所以,当务之急是这些金融机构进行管理系统的自查、更新,以避免更多此类事件发生。江明德对此也表示赞同。他指出,通过此次事件,应该引起监管层的警惕,目前程序化交易大行其道,根据国外市场过往情况判断,类似的交易失误并不罕见,在国内兴起程序化交易的同时,无论是公司的内部风控还是监管层面的风险监管都应该跟上创新的步伐。从公司层面来说,江明德认为,证券公司应该更为重视前端审查,在交易指令送至市场之前应该有一个预检机制。而监管层面来看,前端风险控制手段可以引入美国证券市场的“熔断”机制。熔断机制是指在证券交易过程中,当价格波动幅度达到某一限定目标时,交易将暂停。2010年5月6日,美国股市曾出现15分钟暴跌7%的“崩盘”,随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便提议完善实施熔断机制,规定若某只股票在5分钟内波动逾10%,将会暂停交易5分钟。  “如果每个金融机构能在公司内部系统、交易系统、管理系统上做到规范和完善,这类事件就会少发生一些。”石建勋表示。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