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位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位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他每天把97岁老母亲绑车上兜风-【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4:43:56 阅读: 来源:电位器厂家

老母亲不慎摔骨折生活无法自理,怕老人长褥疮,67岁孝子做出感人之举

黄银龙十分吃力地将母亲抱起,迈步到室外车旁。

镇江丹阳吕城镇67岁的村民黄银龙骑着电三轮,10多年如一日带着老母亲蒋金金走街串巷吆喝做小生意,这幅感人画面成了镇上一道独特的风景。扬子晚报2016年曾对“丹阳孝子”的故事做了连续报道。今年老太太不慎摔骨折,只能躺在床上。为了不让母亲久卧之下生褥疮,也为了让老人能睡好觉,黄银龙就把母亲“绑”在三轮车后座上,带母亲“兜风”。每天百余里,风雨无阻。

通讯员 肖株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万凌云文/摄

出门寻儿老太不慎左腿骨折

“老太太摔倒了,还是我扶的。”18日,在丹阳市吕城镇西墅村塘巷里自然村16号黄银龙的家里,77岁的村民黄金月告诉记者。正月初七下午5时30分左右,他出门去弟弟家的路上,发现蒋金金摔倒在路口。他立即喊来黄银龙,黄银龙随即把老母亲抱回家。

原来,趁老母亲睡觉,黄银龙到邻居家串门。一时不见儿子的蒋金金,醒来后跑出家门寻找,不想出了意外。

“母亲离不开我,一刻看不见我,就满村喊‘银龙、银龙’”,黄银龙难过地说,其实,当时他刚出来一会。

正月初八,他带着母亲去侄女家,母亲老是“哎呦呦”的喊。正月初九,他带着母亲到丹阳陵口卫生院拍了片子,检查下来,左腿胯部处骨折,但手术费用需要5万元,且后期情况还很难说。

母子低保1080元刚刚够开销

“我哪里有那么多钱?”黄银龙为难地说,何况由于老人的年岁太大,手术后能不能康复还无法保证。

记者了解到,在当地政府及亲戚支持下,几年前黄银龙翻新了房子,如今外债总算还掉了。“我现在虽然没有外债了,但每月要节省点花,不然还不够。”黄银龙说,他和母亲两人每月的低保加起来1080元,自己一年卖玻璃台面至多赚个两三千元,收入是看得见的。

说起家中的开销,记者注意到,几乎都是围着老母亲花销的。黄银龙说,母亲的胃不好大便困难,光是每月买通便药就要500元。5年前一场病后,老人喜欢喝甜的,夏天喝雪碧,冬天喝椰奶之类的,并且常年以这两样为“主食”。近2年来,母亲每天喝红枣牛奶,一个月大概5箱,30元一箱就要150元。

好在侄女每年还给他们母子俩2000元,但就这样相依为命的母子俩的生活,还是过得很拮据。所以,做什么事,黄银龙都不敢大手大脚。但只要是老母亲需要的,他就不会打折扣。

“没有那么多钱给她手术,回家后我就给母亲配药,缓解疼痛。”次日,黄银龙便来到导墅卫生院给母亲配了“接骨七厘片”、“活血止痛胶囊”和一些中药。黄银龙将他给母亲配的药和拍的片子一一拿出来说道:“能多活一天是一天,我不能什么也不做,让她就这么走了。”

骨折后,蒋金金连大小便也无法自理,黄银龙便买来成人尿不湿。每次换尿不湿的时候,他都会打一盆热水为其擦洗,后还扑点爽身粉,以免起疹子。

尽心照顾母亲每天去“兜风”

“起疹子不说,长褥疮就麻烦了,”黄银龙意识到不能让母亲老是躺在床上,所以就想到用带子将母亲固定在三轮车后排座位上,每天带她到周边或镇上去“兜风”。这样,老母亲就不用老是睡在床上了。

就这样,每天上午11时左右,黄银龙就会将母亲扶起床,在帮她梳梳头吃点东西后,就会将她抱到车上,用布带子捆绑好,然后带着老人出发“兜风”。

18日,记者现场看到,身高在1.6米左右的黄银龙,十分吃力地将母亲抱起,然后一步步迈步到室外车旁。而此时,为了给儿子省力,蒋金金还会将双手吊在儿子的脖子上……在将老人捆绑牢后,为防止母亲在车上发生碰撞,黄银龙还会细心地在母亲的身旁,塞上几只枕头,背后还有靠垫。

黄银龙带着母亲“兜风”,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让母亲睡个好觉。多年来,蒋金金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晚上不睡觉,喜欢白天在车上睡。记者注意到,黄银龙将车才开出一小段,在三轮车的一颠一晃之下,老太很快头就垂了下来,随后发出舒适的鼾声……

“两个多月来,每天带着母亲出去,既让她活动了,也让她睡个好觉。”黄银龙说。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黄银龙对母亲的照顾,邻居们看在眼里,夸在嘴上。

“银龙对母亲真的好的,要不是银龙,她早走了!”采访中,72岁的村民姜银凤、邵玉珍等都告诉记者,老太太养了一个好儿子,擦身体、喂饭、天天带出去活动……没几个能做到他这样的。

村民黄金月则说,“银龙现在是我儿子榜样,我儿子说了,他也要向银龙学习,做个孝子!”

将母亲扶起、穿外套,梳头,抱到车上……一整套“程序”弄下来,让身材瘦弱矮小年近七旬的黄银龙,开始气喘吁吁。

还是在看医生时,有医生就跟黄银龙说,老太都这么大了,手术不要做了,药也不要吃了,回家睡个两三个月就走了算了。

但黄银龙不肯,他说:“我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母亲可以多活些时日,多活一天是一天。”

植草格

手袖

白芍价格

室外灭蚊灯

钛填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