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位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位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小米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吗雷军的理想与小米的现实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9:06:28 阅读: 来源:电位器厂家

(原标题:小米是互联网公司吗?雷军的理想与小米的现实)

“小米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吗?”

尽管早在创业之初雷军就宣讲过自己的答案,但此后8年,小米这家公司却从未逃离由上述论题所引发的自我折磨。

“小米是一定以手机、智能硬件和IoT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 小米的IPO招股书中,“互联网公司”的身份界定之前被附加了多达3个定语。其中后两个,正是在经历了2015年“U型”低谷后,小米为自己拓展出的新商业机会。

雷军一度觉得这个新版本的“小米创世纪”应该能将它的估值推上1000亿美元。但至少在今年7月上市时,资本市场只认可了其中的450亿美元——连一半都不到,10月末,公司市值更是一度跌至约325亿美元。

小米正在印度市场全面复制它在中国的手机销售神话。这也是小米在过去两年完成业绩U型翻盘的重要因素之一。  小米今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MIUI系统的月度活跃用户超过2.24亿。通过生态链产品的销售,小米争取到了更多非小米手机用户的新客群,三季报的最新数据称,小米IoT平台已经连接的设备(不包括手机和笔记本电脑)约1.32亿件,而作为新一代IoT中心点的AI智能语音助理“小爱同学”的月度活跃用户超过3400万。这些人中除了小米手机的用户,也有不小的比例是iOS用户。

就真实价值而言,这些新增用户更多地是在为小米贡献“激活设备”的用户人头,未来,这些被激活的设备也许可以串起用户更加完整的行为数据。但它所需时间无法预计。“IoT端由于多品类、多形态甚至跨行业的原因,需要手机公司在手机市场份额提升的同时,具备强大的资源整合、标准协同、投资布局以及长期投入的能力,才能实现在IoT领域的市场地位。”尼尔森通信与科技研究总监高斌说。

即便互联网服务层面的获利还是一个相对遥远的梦想,小米眼下已经从自己商业模式的“新零售”版块,通过为这些生态链企业提供销售平台服务来换取收入。一位米家App的运营人员向《第一财经周刊》透露,在小米自有渠道销售的生态链的产品毛利中有一半归小米,“有时候高的项目,小米还能做到60%的毛利抽成”。小米在这场合作中至今仍是一个绝对强势的甲方。

看起来,公司正在重回正轨。但张勇对公司的信心并没有跟着回来。“我的老板还在继续和我说,整个项目组的营收任务是多少个亿,而我所在的组应该分摊多少……总之都是在谈数。”张勇说,名头还是OKR。

雷军其实对公司面临的问题心知肚明。7月9日在港交所完成上市后,雷军就开始对公司展开管理变革,目的就是为了更为精细化地运营小米的各项互联网业务,并确保在商业化与用户体验之间的平衡。

先是7月23日,小米任命原手机部副总裁颜克胜为集团副总裁,兼任集团质量委员会主席。颜克胜是小米第53号员工,内部评价他“说话很直”,此前就职于摩托罗拉手机研发部门。新的任命将颜克胜的权限从对手机等硬件的质量管理,拓展到互联网服务层面的用户体验。这个角色据说“一夫当关”,职责是尽力减少小米商业化对于用户体验的侵蚀和伤害。

之后是9月22日,小米宣布“公司成立以来最大的组织架构变革”:新设集团组织部和参谋部,并将原本的MIUI部、互娱部拆分成4个互联网业务部,分别侧重MIUI体验、应用商店、资讯、视频等。MIUI体验部不再承担互联网变现职责,只负责“把事情做对”。应用商店、资讯、视频等涉及互联网变现的业务直接向雷军汇报。

张勇在离职前,已经知道小米要对MIUI做更大的架构调整。这场调整的前期酝酿甚至在今年上半年就已经开始了。他认同这轮改革是小米的希望所在,至少大方向对了,“以前内部盘根错节,现在总算有所松动了,业务线会变得更加清晰”。但最后他还是选择了离开。“有些问题并不是架构层面的变化就可以解决的。”张勇说。

2017年才加入小米的陈彦宁,也表达了和张勇相同的所谓参与者的困惑。“手机本身是不赚钱的,(零售渠道)销售又没有很高,那MIUI就变成了一个利润中心。”他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陈彦宇和张勇都认为,如果给产品研发更好的环境,让他们少承受一些商业化的压力,更专注于把产品本身做好,开发出更有长远价值的产品,甚至多做出一些全网用户都欢迎的爆款应用,小米的“互联网变现”的想象空间原本可以更大。

在MIUI系统之外,小米还开发过阅读软件多看、即时通讯软件米聊、资讯软件小米资讯,以及小米计算器、游戏等多款应用,其中米聊诞生得比微信还早,但这些应用中,只有小米计算器算是冲破小米生态,成为一个跨平台的产品。“首先你要跨越手机厂商之间的防御,其次比如要做资讯应用,你得用一个今日头条的体量去做,这套互联网模式才能成功。”陈彦宁说,互联网应用市场的竞争程度不亚于手机市场。

在小米的2亿用户中,接近70%手握着单价在2000元以下的红米系列手机,且以男性居多。他们可能是手机游戏的积极付费者,但在电商、阅读、影视等更具潜力的内容上,这部分用户的付费意愿有限。半个月前,小米拿下美图旗下手机业务的品牌授权,也是为增加一些女性用户。

小米的员工们都很羡慕苹果公司走出的那套更健康更舒适的模式,硬件本身高毛利的前提下,在iOS这个天然拥有更好付费秩序的环境中,软件层面可以更安心地履行“不断提升用户体验”这个使命。

但雷军从来没有把苹果视为小米的对标公司。他非常勤奋,也自认为有能力按自己对市场的理解做成一套模式。

直到离开小米,张勇说他仍然很认同雷军的理念,也并不觉得雷军每次谈理想的时候内心有不真诚。在他看来,小米现阶段暴露出的管理问题,其实是上面的人有个好的idea,传达到中间层时总会发生一些利益的交割或者人员上的问题,导致最后在执行上动作变形。

“这种情况从小米上市提上日程之后就变得很严重。内部有事越来越不能直接讲出来,你懂我懂,但就是不能直接讲。我也不清楚为什么,很奇怪,比如当一个事没做好,你没法直接说。”

果汁碳酸饮料价格

钣金加工

民族鞋批发

口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