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位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位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华尔兹的爱情主旋律系列之寻找残留的幸福[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13:12 阅读: 来源:电位器厂家

这是一篇讲述一个女人的悲惨遭遇,曲折人生的故事。

她,一个从小生活在贫困家境中长大的女孩。父亲的去世,母亲的再嫁,使她变得堕落,不再相信任何情感。

他,一个从小生活优越,有着高贵身价的男人。原本应该匹配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做伴侣。但是,他却爱上了她。

他们在父母反对之下相恋着相爱着,最终,他们的爱战胜了父母的意愿。可是,就在他们快要结婚登记的前一天晚上,她却被自己继父的儿子占有了身体。她决定离开他,一个人躲起来生活着。他发疯一样的到处寻找她的下落,结果却了无音讯。当她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却在这时,遇到了他,此时他的身边却多了一个相伴的新女友。就在她产下女婴去世的当天,他却与另一个女人步入婚礼殿堂。

20年后,她的女儿却和他的儿子走到一起………….

华尔兹的爱情主旋律系列 之 寻找残留的幸福

别名:Seek residual Happiness

范娇 (着)

童年或许对每个人来说都是美好的、朦胧的、掺杂着各种酸甜苦辣的味道在里面。唯独蕙子的童年却是枯涩的。

童年时期家境不好的蕙子,每天下课都会去街边帮着母亲摆摊做生意。父亲每天以赌博为生。每次输了钱喝了酒都会管母亲要钱,如果不给,就会对母亲拳打脚踢,抢下母亲身上的钥匙,打开钱匣掏空里面所有的钱便夺门而去。每次欠下的外债也都是由母亲一人做路边生意攒下的钱来还。小小年龄的蕙子很懂事,晚上上厕所的时候,时常看到母亲一人躲在厨房里面哭涕.蕙子便暗下心来,一定要努力学习,将来赚多多的钱来孝敬母亲。几年后,父亲因为常喝酒得了胃癌离开人世。从此蕙子和母亲两人便相依为命,生活虽然过的很艰苦,但却得到了难得的平静。

转眼间一下子过了17年。父亲离开蕙子母女整整17年之久。坦白讲,蕙子恨过他,曾经是那么那么的痛恨过。恨他连一丁点做丈夫做父亲的责任都没有过。17年来蕙子没有想过他,但却会永远把他埋藏在心底深处,因为他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母亲转过身子,走到蕙子身边,轻拍着蕙子的肩膀低声道:“蕙子,走吧。”蕙子看着父亲的坟墓,慢慢转过头对母亲说:“妈,我想在陪会爸爸,你先回去吧。下周还要举办婚礼,还有不少事要忙呢。”母亲眼中含着泪花勉强的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去。

蕙子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把这25年来所经历的点点滴滴都断断续续的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夕阳下山如此的美伦美幻,真希望时间就此凝固,因为蕙子不知道她的明天将会是什么样。还有母亲的婚礼,让她十分矛盾,其实蕙子不太希望母亲能再嫁,但是自己的内心深处却很想让母亲找个避风港,停下脚来休息一下,因为她,真的真的是太累了。

周日的婚礼举行的十分圆满,看着母亲满脸的笑容,幸福的表情,蕙子才意识到,这个婚姻已经给母亲带来了幸福。自己应该不要再有任何的顾虑了。也许她这么想是错误的,这个婚姻建立了一个幸福的开端,也造就了一个悲痛的结局。

母亲结婚后,蕙子来到了离家不远的周边某城市里打工。因为蕙子在大学时主修会计专业,所以她很顺利的找到了一份财务方面的工作。刚工作不到两个月,公司的周秘书因家中有急事突然辞职离开了公司。接下来几次的客户都是由蕙子来暂时接待和应酬的。没多久,蕙子便从财务部转到了秘书部,成为了总经理的私人助理。坦白讲从进公司到现在已足足4个多月时间,她却从来没有真正的,仔细的看过总经理长的什么模样.每次见他都是匆匆而过,他也很少和公司职员说话,感觉他是一个非常严肃,不懂言笑的人.现在每天要与他朝夕相处,她还真有点怕应付不过来。

每天下班,蕙子都是最后一个离开公司,因为她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在办公大厅里面打些文件,或是上网阅读一些网络小说。今天也不例外,下班后,蕙子一个人在办公桌上放满了零食,上着网,聊着天.她无意间点进了一个网站,那是一个鬼故事汇集地的一个网站,里面各式各样的鬼故事,她随便点了一篇看了起来,边吃边看,还不断的在脑子里想象着文中所描绘的那些恐怖画面.正当她看着一个极为恐怖的段落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她耳边传来:“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公司?”蕙子无意间失神的大叫了一声,手中的零食也在她的无意中抛向半空,洒落在地上.等她转过头去,发现总经理站在她身后,并后退了几步,意识到她的突然一叫,把他吓到了。蕙子有些抱歉又有些尴尬。眼直直的看着他.

“你很喜欢吃零食吗?”

“不,我只是,只是有点饿了。我以后不会在工作的时候偷吃零食了。”蕙子忙解释道.

“别误会,我只是想说爱吃零食是会发胖的,现在是下班时间,你完全可以做你想做的事,你想吃就吃吧。对我,你不要太拘谨,我说过现在是下班时间。”

蕙子淡淡的抿了抿嘴唇,笑了笑。

“怎么下班不回家呢?你不是说你饿了吗?我们去吃饭,正好我也还没有吃过呢。”他见她没有反应,又接着说道:“走呀,本公司从没有过加班制度,你在这加班,可是不会给你领加班费的哦.”

在吃饭聊天中,蕙子发现他并不是一个平日里所见到的那个没有笑容,严肃到极点的男人,其实他也有风趣的一面,言谈之间,他使蕙子感觉到他并不是她的一个领导,而更像一个好久未见的老朋友。吃过饭后,他送蕙子回家的途中,蕙子斜过眼去,仔细的打量着他,这也是她第一次发现,原来他长也蛮帅气的,想想他才比自己大4岁,可是无论是做事还是对待事物的见解都是比自己要成熟得多。他有点意识到蕙子在偷看自己,于是便转头问:“怎么?我的脸上有了什么脏东西吗?”“没有”说完蕙子便把头扭到另一侧,靠在车椅背上,望着窗外。

梦中醒来,蕙子迷糊的感觉到身边有一种味道,那种味道既陌生又熟悉。“你醒啦?”蕙子猛的把头抬起,发现原来伴随她入梦的那个男人竟然是总经理....

蕙子抬起头看着总经理然后又不好意思的将头低下,心想自己真的是糗大了。她看了一眼手表惊讶道:“啊...怎么我都睡了6个小时了啊?”总经理笑了笑接着说道:“而且你在睡觉的时候有流口水的毛病哦。”蕙子猛的将头转向总经理,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因为她此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该做什么,满脑子除了尴尬之外还是尴尬。

“我是和你开玩笑的,不要紧张。”

蕙子脸上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天快亮了吧?”“是呀,再过两个时辰天就要亮了。”蕙子没有说话,只是转头看了看车外。总经理见蕙子没有反应,于是便接着说:“既然你醒了,那我们就去看日出,天快亮的时候,景色可是很美的哦。”蕙子点了点头。

总经理活动了一下胳膊,舒展了一下筋骨。“总经理你怎么了?胳膊痛吗?”“是呀,不紧痛还很酸。”蕙子看着总经理,总经理又接着说:“那我靠在你肩上睡6个小时,看你会不会叫酸痛”总经理边说边笑着。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是怎么睡着的。”

“没关系”

“我睡了那么久,总经理为什么没有叫醒我呢?”

“看你睡的那么香,怎么可能会忍心叫醒你呢。”

“哇,这里真的是好美呀?”蕙子情不自禁的叫了起来。总经理慢慢的凑了过来:“现在还不算美,等过半个时辰,太阳从东方慢慢的升起,你会看到天空由原本深蓝逐渐的变成浅蓝色,在那个逐渐的过程中,会出现7种色调的。”“7种色调?”“是的,就像雨后的彩虹一样,很美很美。”

太阳渐渐地升起,那是一种美伦美幻的景象。蕙子认为,这种神奇般的美,只有在小说中才会有出现,没想到现实中真的会有这么美的景象。此时一股冷风从侧面吹过,使蕙子不经意的打了一个冷战。她感觉到上身很重,就好像多了什么负担一样的重。她低下头,看到自己身上的西装外衣,她有点不知所措了。“总经理这衣服....”没等蕙子将话讲完,总经理便抢说道:“早上风很大,不要着凉了,先穿着吧。”“总经理,可是这...”“现在是下班时间,你可以不用叫我总经理,可以直呼我的姓名的,这样自然一点,也不会有拘谨的感觉。”他的话让蕙子感受到心里有种热忽忽的感觉正流遍全身。因为她从来没有得到过任何男人的关心,就连父亲都没有这样子的关心过自己。这或许是蕙子第一次真正的感受到被异性关心的滋味吧。

“糟糕。”

“怎么了?”蕙子忙问。

“我的文件忘记拿了。”

“什么文件?”

“就是今天开会要用的,我还没有准备呢,昨天我回公司就是为了取文件的,谁知遇到了你,一时之间也就又忘记拿了。”蕙子看了一眼手表“现在离开会还有两个半小时间,我们现在赶回去,两个小时时间去整理还是够用的。“好。”

车里一片宁静,蕙子看了看总经理,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说些什么。在快到公司的一个十字路口,蕙子看到了一家快餐店,于是说道:“总经理,你让我在这里下车就好,我去那家快餐店买些早点,你先回公司准备一下开会要用的文件。”

车子停到了路边,蕙子下了车.便匆匆忙忙的跑向了那家快餐店。 总经理看着蕙子离去的背影,看着是那么那么的入神,他似乎忘记了自己还有要事去办,突然间,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该回公司了而不是在这里呆呆地望着蕙子背影沉醉着。

“总经理,你看我买了便当回来了,这几盒是素菜,其余那几盒是荤的。”蕙子从门外走进来,便从塑料袋里掏出了两罐咖啡,举起摇动着。“丁冬...你看我还买了咖啡,不知道你爱不爱喝罐装咖啡,不过这么早我也就能买到这些了。”总经理望着蕙子,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对不起总经理,我一时之间忘记敲门了。”“没关系,现在早上就我们两个在公司,那些麻烦的程序是可以省略的。”蕙子将方便筷子递给总经理,自己坐下来吃的津津有味,这时发现总经理并没有下筷,只是安静的看着她进食。“怎么不吃?”“我,我有点儿不太习惯吃这些便当…”蕙子放下筷子“其实你是从来没有吃过这些吧…”总经理勉强的点了点头,那感觉就如像一个小朋友犯错误在检讨一样,可爱到了极点。蕙子夹了一块酱茄子放到总经理的快餐盒里“来,先尝这个酱茄子,你别看它黑黑的,好像很不卫生的样子,其实好吃到不得了。和你讲哦,我小的时候就是吃这个长大的,我妈妈做的酱茄子超级好吃,只不过现在妈妈没在身边,想吃酱茄子只能去快餐店买喽,来,快尝尝。”总经理夹起一块,轻轻地放入口中,他细嚼着,连忙又夹起第二块放入口,“恩,真的,这个真的很好吃。”“我说的没错吧,这个酱茄子是不错的。”总经理一边点头回应着,一边又夹起第三块第四块的大吃了起来。

吃完早点,蕙子将办公桌上的纸盒,纸袋收拾了一下。“总经理,文件全准备完毕了吗?”总经理点了点头“恩。”接着起身伸了一下懒腰,对蕙子说道:“外面的员工都来了是吧,走,我们去会议室。”

“总经理,请等一下。”总经理将刚刚接触到门的手收了回来,转回了头。“怎么?”蕙子将穿在身上的西装脱了下来,递给总经理。“总经理,谢谢你,衣服还给你,真的很谢谢你,让其它同事看到就不好啦。”总经理目光低了下来,看着那衣服,看着那托在蕙子手中的衣服。

总经理一把拿回衣服,转身向着会议室的方向走去,蕙子紧随其后。

“喂,蕙子,听说今天你可是和总经理一起来上班的哦.”同事咪咪凑到蕙子身边,小声的问道。那种目光看上去有点嫉妒有点羡慕又有点想了解这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我是总经理的私人助理,和总经理一起出入,本来就是正常不过的事儿嘛。”“可是重点是早上呀,大早上你们两人一起来,难道昨天晚上你们一起…”“咪咪” 蕙子转过头用力的却又不敢大声的叫了一句。“干吗?人家也只是想知道昨天你和总经..”“不要乱猜了,很无聊的,开会了。”蕙子没等咪咪将话讲完便急着插了一句。乓的一声,玲达将手中的文件夹用力的摔到桌子上,大家都将目光转移到玲达的身上,玲达有些难为情的又将文件夹拿起翻了翻。此时大家将目光收了回来,蕙子无意间与总经理四目相对,她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跳的频率增快,她不知道是自己的心脏出了问题还是爱情来临的征兆,但她只知道,这一刻一定要忍住,不要让旁人看穿。

下午,蕙子按照总经理的吩咐准备去机场接一个神秘的贵宾。

“等一下。”蕙子边喊边跑向电梯。电梯的门毫无停止的迹象,合并运动着正准备关上。“请等等。”蕙子一把将正准备关闭的电梯门拦住。

“你急什么?又不是没有等你。”玲达没有好气的说道。

蕙子气喘着看着玲达。“你到底进不进来?”玲达不耐烦的说了一句。蕙子低着头依旧气喘着走进了电梯。

“你这是准备去机场接什么人吗?”

蕙子微笑的回应了一下,玲达看了看蕙子又接着说道:“是总经理让你去接的吗?”

蕙子依然没有回话。玲达没有好气的哼了一声,用力的狠狠的瞪了蕙子一眼。

街上堵满了车流。“师傅,请问这还有其它路能到达机场吗?”司机转头回答:“有是有,可是另一条路正要修路,所以这条路才会变成这么堵塞。”“那我就在这下车。” 蕙子下了车,一路奔向机场。

当当当。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总经理翻着资料回应“come in。”

公司员工王小姐推门进入。总经理抬起头:“有什么事吗?”“总经理,董事长回来了。”总经理立刻起身走向门去。董事长走进来,对着王小姐说道:“你先去忙吧。”王小姐关上门离去。

“爸,你怎么自己回来的?妈呢?对了,我不是叫夏小姐去机场接你去了吗?怎么就你自己回来的?”

“***坐了那么久的飞机,感觉有点累了,我先让她回去休息,至于你说的那个夏小姐,我连半个人影都没有看到。害得我和***在那等她20多分钟,结果人影都没有见到,公司怎么会有这么没有时间观念的人呢?”

“怎么会这样呢?夏小姐是一个非常有时间观念的人,我想这一定是途中遇到了什么事,耽误了接机的任务。”

“这位夏小姐,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大名鼎鼎,如雷贯耳夏惠子小姐吧。”

“爸,你认识这惠子?”

“惠子?”董事长冷声笑道“看来外面的传言还是可信的了。”

“什么传言?”

“公司上上下下上百名员工在那议论纷纷,据说你和这位夏小姐来往亲密,听说今天早上还是一起来的公司是吧?”

“爸,其实昨天是因为……….”

“不用解释,我只想告诉你的是,最好和这位夏小姐保持距离。”

“总经理,机场没有………”蕙子推门而入。

董事长从沙发站了起来,对着总经理问道:“这位是?”“哦,这位就是夏蕙子小姐。”总经理急忙解释道。

“哦,原来这位就是夏蕙子小姐哦,原本只以为夏小姐没有时间观念,仅此而已。没想到,连敲门这个最基本的礼貌都没有掌握好。”

“爸,其实这........”

董事长将手举到耳的一侧“我不想听任何解释,你也不需要做任何解释。”说完便走出门去。

“总经理这........”

“他是我爸,也是这家公司的董事长。”

“总经理其实今天我.....”

“好了,你先去忙吧。”

蕙子心中有了一丝不平衡的委屈,她慢慢地退出了总经理办公室。

傍晚工作结束后,蕙子刚走到公司大门外,却又被那熟悉的声音叫住了。

“蕙子。”总经理快步追赶了上来。小松正准备下计程车,看到此状况,又将车门关了上。

“什么事吗?总经理。”蕙子回过头问。“陪我去买点东西,这周日的董事长接风仪式要用的。”蕙子随着总经理上了车。

小松下车,看着离去的车影。一位穿着高跟鞋的女人踩着节奏的步子走向了小松的身后。“你的新女友吗?今天女友却上了别人的车,自己心里不是滋味了吗?” 小松回过头去。“玲达?怎么会是你?” “很奇怪吗?她,可以在这工作,难道我就不可以在这上班吗?”

咖啡厅里漂漫着香醇的味道,小提琴的美妙旋律伴随左右,或许,这里是最适合谈话的场所。

“为什么不追上去叫住她?”玲达边用匙搅拌着咖啡边用着那种傲慢着声调问道。

“谁?”

玲达边用匙在杯中用力的敲了敲杯底。说道:“她。”

“她是我妹。”

“什么?你妹?”

“一个毫无任何血缘关系的妹妹。”

“怎么?妹妹都不打算放过?”

小松冷笑了一下。

“我们可以做个交易。”

“怎么?老情人之间还会提到交易吗?有点庸俗。”

“是吗?我想你我本身就是这么庸俗的人吧。”

“那就直奔主题,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

“我可以帮你得到那个妹妹,你要帮我得到总经理夫人的地位。”

“几年没见。你的嫁入豪门目标没有改变。不过今天可能点儿让你失望了,我暂时没有闲情逸致打算与你合作。”

玲达含蓄一笑“OK,随你便。”举起杯眼望窗外,用着那涂着绚彩的嘴唇轻吸了一小口杯中的咖啡。

某国外知名品牌专卖店里,各式各样的女式夏装最新上市,总经理拿起一件华丽的宴会裙装。“总经理这件是女装。”总经理转过头,抿嘴笑了笑“我知道是女装,快拿进更衣间去试试。”“啊?”“快去。”蕙子在更衣间将裙子穿上,腼腆的走了出来。“就这件了,麻烦找一件同样尺寸号码的包起来。”总经理边对售货员说,边从衣兜掏出钱夹。蕙子急忙上前“不用了总经理,这衣服…”总经理摸了摸衣角“很好看很适合你,为什么不要?就当是工作制服,下周董事长接风仪式要穿的。”

周日,董事长接风仪式众多贵宾纷纷到场,蕙子盛装打扮出现在仪式大厅,咪咪看到放下酒杯,赶了上来。“蕙子,你今天真是好美呀,这衣服真是太漂亮了?喂,老实坦白,这裙子是不是总经理送的?”“你怎么知道?”“女人的直觉。”“少来,还直觉呢,我其实………”

“恭喜呀,终于飞上枝头变凤凰了。”玲达手握酒杯凑了过来。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总经理。”总经理一把拉着蕙子的手。“我要把你介绍给一个朋友认识。”

“某人仿佛在嫉妒。”咪咪说完转身走向其他同事。

董事长与盛大集团的总监正聊得投机时,总经理拉着蕙子走了过来。“爸,曹总监你好。”董事长看了看身边的蕙子,又看了看总经理。接着问道:“汇俊,你去哪了?刚才一直在找你。也不见你人影”

“爸,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盛大集团总监的千金。”

“你好,我叫曹丽娜,初次见面,还请多多指教。”曹丽娜大方伸出右手打招呼。

“你好,我叫柳汇俊。”总经理同样伸出右手回礼。

董事长:“看来你们年青人有话题,空间留给你们,我和曹总监去那边应酬一下。”

“爸,其实我找你是想向你介绍一位朋友。”

董事长看了看身边的蕙子,上下打量了一下,又看了看总经理。“介绍朋友?”

“恩,是的。”总经理一把将蕙子搂了过来。“现在我要正式向您介绍,她就是我的未婚妻,夏蕙子。”

“什么?未婚妻?”蕙子与董事长齐声问道。

“你开什么玩笑。”

“爸,我没有……”

“好了,今天是我的接风仪式,我不希望听到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来影响我的心情。”

第二天一早,蕙子来到总经理办公室门外正准敲门,玲达从一旁走了过来“总经理夫人早安,这是我专程为总经理夫人泡的茶。”说完把杯茶递向蕙子面前,蕙子一把将手中的辞呈藏在身后。

“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不懂吗?我在给你请安呢。”

“你这么称呼,你不怕别的职员听到…”

“有什么好怕的,这事大家都知道的,昨天总经理不是还当大家的面承认你是她的未婚妻了嘛。哦,对了,有一事儿,你恐怕不知晓,那就是,董事长今天一早下令,将您由总经理私人助理一职调到了清洁部。”

“什么?”蕙子吃惊的问道。

总经理办公室里气氛十分的不融洽。“爸,为什么无故将蕙子调到别的部门,而且还是清洁部。”

“我说过,我不喜欢你们走得近,来往密切,我不喜欢这个女孩子。我不希望她出现在你的面前。”

“可是这样对她不公平。”

“不公平?我昨天原本想趁此机会让你和曹总监的千金认识,因为我看来看去,认为只有曹总监的千金才与你最般配。可你太让我失望。你知道你昨天的语出惊人指定蕙子是你的未婚妻使得我完全的丢尽颜面吗?”

“我是一个成年人,对自己婚姻伴侣完全可以自行抉择,再则我是总经理,对自己私人的助理还是有决定权的,我现在就去人事部将蕙子调回助理一职。”

“如果你坚决要她做你的助理,那我也会废掉你目前的职务。”

“我,无所谓吧。”汇俊正准备负气冲出门去,打开门瞬间,撞到了站在门外已久的蕙子。蕙子将辞呈丢到地上,转身跑去。汇俊蹲下拾起地上的辞呈,起身追上前去。

“蕙子。”总经理在后面呼唤。

蕙子不理不顾,负气着朝前走着。

“夏蕙子,你给我站住。”

蕙子停下脚步,她知道这个男人生气了,但她依然不回头也不作答。

总经理上前,一把将蕙子抓住,用力的抱在怀里。此时的蕙子意识到,应该去拒绝去逃脱他的拥抱,但是她却怎么也拒绝不起来,手不听使唤的不知不觉的扶在他的腰间。她不知道要不要接受这段感情,但她只知道眼中的泪水放肆的流淌。

事后,汇俊与董事长为此大吵起来。汇俊的母亲得知这事,私下约了蕙子在某茶餐厅见面。

“蕙子,不要紧张,也不要感到拘束,可以把我当成一个朋友来对待,今天我虽是以汇俊母亲的身份来约你,但还是希望像朋友一样的去交流,我可以把我的想法和观念对你讲,希望你也能坦诚面对自己的情感。”

蕙子心中的顾虑和不安被一句开场白彻底消灭掉,她原以为上流社会的贵族太太会是有着门当户对的保守观念,会显吝啬,不易于交流,但这位坐在她面前的女人,完全的使她推翻了这种观念。

“你真的喜欢汇俊吗?”汇俊的母亲接着问道。

“我……”蕙子停顿了几秒,然后点了点头。

汇俊的母亲一把握住蕙子的双手“孩子,不要怕,如果喜欢,请大胆的承认,你和我年青时很像。我当时认识汇俊的父亲,也是因为家庭背景悬殊太大,几度想放弃那段感情,但最后我发现我真的是爱上了汇俊的父亲,以至成为了今天的柳太太。我对汇俊从小就很了解,我相信我儿子的眼光一定不会错,今天见到你本人,我更加确信了我的这种观点,爱一个人,就不要想太多,只要彼此相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懂吗?汇俊父亲那边的工作由我来做,我有足够的信心,他一定会接受你并且非常喜欢你的。”

对于汇俊母亲的一番肺腑之言,使蕙子忐忑不安的心犹如吃了一颗效力很强的定心丸。

董事长经过汇俊母子俩一个多月来的软磨硬泡说服之下,终于同意接受蕙子为准儿媳。结婚乃人生何等大事,自然不能缺少父母的到场。蕙子打电话将喜讯报知母亲,由于母亲家中电话无人接听,于是蕙子打电话给继父的儿子高小松,希望他能将喜讯转达母亲耳中。

一周后的某天晚上,当当当,蕙子的家中传来急迫的敲门声,蕙子打来门,她有点吃惊,门外敲门的人居然是高小松。

“哥,怎么是你?”

“听说你快结婚了,所以特意来看看你。”

“哥,来,快进来。”

高小松拖下鞋子走进了蕙子的家中。

“妈呢?叔叔呢?怎么就你自己来的吗?”蕙子从厨房倒了杯橙汁走了过来,递给小松。

小松坐了下来,接过橙汁。“妈和爸家里店那头还有点事儿,没忙完,明儿或后天就能过来。让我先过来看看你。”

那晚,小松和蕙子犹如多年未见的好友一般,聊着工作方面的琐碎烦心事,聊着情感方面的观念,聊着这一年多来发生和变化的点点滴滴。越聊越尽兴,干脆喝几罐啤酒吧,小松提出了喝酒的见意,蕙子欣然接受了。

第二天清晨醒来,蕙子感觉整个头像被石头砸到了似的,有点晕还有点痛。

她像往常一样的赖在床上,翻滚了几下,有点不想起床的欲望。突然,蕙子感觉有些不对劲,急忙坐了起来,她看着对面镜子中的自己简直傻了眼。凌乱的头发,裸露的身体,她此时脑子一片空白,她有些惊慌,有些不知所措。她低下头,看到那封遗留在枕边的信。她用力的将那封信抓了起来,狠狠地抓成了一个团抛向地上。

窗外楼下传来车喇叭声。蕙子急忙穿上衣服,跑了下去。汇俊见蕙子从楼上下来,于是下车迎上前去。“怎么了,昨晚没睡好吗?怎么有这么重的黑眼圈?”

蕙子不知如何回应他的话,只是眼直直的看着他。

嗖的一声,车子停在了婚姻登记处的大办大楼边。

“你带我来这,是……..”

“对,我们去登记。”

“可是事先没有约定说是今天去登记呀。”

“我好像还没有正经八本儿的向你求过婚呢。”汇俊从衣兜里掏出钻戒。“希望这次的求婚没有来得太晚。”

蕙子看着钻戒,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汇俊一把抱住蕙子:“傻瓜,结婚都要哭吗?应该开心的笑才对嘛。”汇俊握起蕙子的手,将钻戒戴上。

“走,我们上去,登记去。”

“汇俊,我有点紧张,有些口渴,想喝点东西再上去。”

“好,你在这等我,我去对面的超市给你买点番茄汁。”汇俊下了车,穿过马路跑进了超市。

蕙子下了车,一人走在路上,脑子里空荡荡的,不知不觉来到了海边,她掏出手机,鼓起勇气将告别的简讯发送给了汇俊,然后将手机抛向大海中去,她知道这是最后一条给他发送的简讯,也意味着以后从此不会再见面,也不会有任何瓜葛。她不愿去想些什么,因为她怕一想,会使原本坚定的心动摇。

汇俊发疯一样的到处寻找蕙子的下落,却了无音讯。蕙子来到了郊区一家私人幼儿园里当起了幼师。她开始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也打算就这样一直生活下去。就在这时,她不幸发现自己怀有身孕。于是蕙子决定去市内一家知名的医院打掉这个不受欢迎的孩子。她独自一人来到市内,不巧撞见了汇俊,但此时的他身边多了一位新女友——曹丽娜。原本汇俊有意想上前叫住她,但看到她那突显的肚子,他似乎误会了一切,也明白了一些。就这样,他们行同陌路般擦肩而过。

蕙子来到医院,医生表态现在怀孕5个多月打胎必须引产才行,而且还会依附着严重的危险性。引产?蕙子听到这两字,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了,既然孩子已成型,必竟是自己的亲骨肉,怎么可能忍心做掉?蕙子心想“不做了,说什么也不做了”,她转身冲出了医院。

4个月后的某一天,蕙子独自一人来到市内准备买些孩子出世所需的日用品,她经过那家曾经为董事长开办接风仪式的酒店。站在酒店对面的街边慢慢地回忆着当初的情景。突然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呆了,曹丽娜穿着雪白华丽的婚沙挽着汇俊出现在酒店正门,原来今天是他们的结婚日子,两人正与亲朋好友在合影留念。“喂,小心。”一位骑着3轮车的送货员直冲了过来。蕙子被他的一叫,猛地回过神来,她往后一躲,一个不小心没站稳跌倒在地。鲜血顺着她的大腿跟部往下流淌,“快,快送我去医院,救救我的孩子。”蕙子疼痛着有气无力的哀求着那个送货员。送货员叫了计程车将蕙子送到了附近的医院。

很不幸地,蕙子在产下女婴后由于失血过多而离开了人世。20年后的一天,汇俊的儿子在大学结识了一位女孩,并带回家向汇俊表明了两人的情侣关系。汇俊看着那个女孩,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蕙子,那个轮廓,那种韵味,简直像极了。

“爸,你在想些什么呢?莎莎在向您问好呢。”汇俊的儿子在一旁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位莎莎小姐长得有点像我的一个……一个很多年前的好友,”

汇俊派人私下调查了莎莎的身世。“没错,这位莎莎小姐就是在福利院长大的孤儿,她的母亲是叫夏蕙子,20年前产下莎莎不幸离开人世。蕙子的母亲得知情况后,伤心过度后跳海自尽.年幼的莎莎后来被送到福利院,两岁大的时候被一位老教授收养,可是在4年前,这位老教授因病去世,剩下莎莎一人,她半工半读完成了高中学业,以优秀成绩考入了和少爷的同所大学。”汇俊听完,用着那已经毫无任何力量的手去挂上了电话,“死了,她去世了。”汇俊有些不敢相信但又不得不去相信。他打开抽屉,掏出一本破旧的影集,翻阅着,泪水滴在里面的相片上,那些曾经与蕙子年青时的相片………

本故事虚构而写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